新竹科學園區導覽

陳華.梁秀賢 梁秀賢攝影


  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新竹科學園區正式成立啟用,設立的宗旨,在塑造台灣高品質的研發、生產、工作、生活、休閒的人性化環境,以吸引高科技人才,引進高科技技術,建立高科技產業發展基地,促進台灣產業升級。當時很多人對竹科未來發展並無充分的把握,沒有想到二十年後,竹科電腦、積體電路、通訊、光電、精密儀器及生物技術等產業創下一年營業總額九千億元的高峰,從業人員總數一度逼近十萬人。竹科不僅為台灣創造另一波「經濟奇蹟」高峰,也躍升為全球高科技產業的知名重鎮,進而成為台灣知名觀光的景點,不論來自台灣各地或全球各國的人士,只要來到新竹都會想要進入竹科逛逛。

   很多人都知道,竹科效法引進的科學園區為美國矽谷,不過追溯最早的科學園區,始於一八九六年在英國曼徹斯特成立的Trafford Park,及一八九九年在美國芝加哥成立的Clearing Industrial Districk。一九五0年美國設立科學工業園區,造就美國高科技業產業的榮景,世界各國紛紛群起傚尤。台灣在民國六十年代歷經兩次世界能源危機,促成政府透過立法訂定獎勵投資條例,鼓勵外資投資以達到產業升級轉型的目的。

   新竹科學園區位於新竹市東南邊,國科會分三期徵收總面積六百多公頃的新竹縣市轄區土地整體開發,再將土地分租給廠商興建廠房,原地原有的農業聚落及農地、埤塘等地形地貌被徹底改頭換面,變成一處新市鎮,區內廠辦建築及公共設施都由科學園區管理局設計一套景觀管控機制,使得建築物體積雖然龐大,但不至於產生視覺負面效果,區內綠美化柔化了硬梆梆的科技產業重鎮,也為竹科景觀加分不少。

   竹科用地的老地名稱為「金山面」,因為早在清朝雍正年間(1733)淡水廳同知徐治民興建竹子城之時,從竹塹城遠望東南,這裡是一片由東南向西北傾斜的平坦台地,有「形開金面」之勢,因而獲稱為金山面。清代的金山面是生蕃居住地,被視為竹塹城東南的化外之地,並設土牛溝作為漢番分隔界線。如今漢番界線已經消失,竹科與週邊地區隸屬不同行政管轄,景觀差異很明顯。

   當初選定在新竹縣市交界處設立新竹科學園區的考量,主要是這裡已有國立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及工研院等學術研究機構,提供高科技產業所需的研發資源,由於創辦之初有諸多不確定因素,所以分三期徵收用地逐步擴增園區面積。

   為了充分供應從業人員生活上的需求,竹科園區內規劃除了工業區之外,還有住宅區和公園綠地區,不少廠商花錢請建築師設計極具特色的廠辦建築物,有的在廠辦內設置供員工專用的休閒運動娛樂設施,還認養附近的一些公園綠地,提供園區與附近居民良好的生活空間。

   當初為吸引海外學人歸國投資,引進先進國家環境規劃理念並整體開發,嚴格控制建築物的容積率及景觀,區內街道平整,多處綠地與公園,讓園區內的空間增添適宜居住的舒適感,更有別於台灣早期的傳統工業區。從市區一進入竹科內,訪客便會直接從景觀上立即感受到區內與區外的截然不同,彷彿進入一個新城鎮,不論是空間或人口結構,都與園區外現有社區及原有的客家聚落有很大的差距。

   竹科從業人員平均學歷較一般行業偏高,根據統計,六成以上從業人員為具有大專院校以上的學士、碩士與博士,在這片六百公頃面積內,擁有博士學位的從業人員超過一萬人,因此竹科內流傳著一句老笑話「街上掉下一塊招牌就會砸到一個博士」。

   一說起竹科,很多人腦海裡就會浮現出一個淺藍碟形塔式建物,不論是從中山高速公路南下、北上,只要看到這個「地標」就知道竹科到了,這一座高塔建物是竹科早期興建的儲水塔,與科管局可並稱為「歷史建築」。

   從光復路進入竹科大門,左側的歐式別墅建物群是最早期規劃興建的住宅區,如今已經成為婚紗攝影取景熱門地點,但近來因考量治安及居民安寧,夜間實施管制措施,僅白天開放。光復路大門入口右側山坡綠帶種植大片杜鵑,每年三月間盛開,紅白粉嫩的杜鵑花形成大片花海,是賞景最佳地點之一。

   位於新安路與園區一路交叉口附近的科學園區管理局,後方有活動中心,前方則有交通銀行、郵局及生活科技館,這裡也是整個科學園區的核心區。

   在景觀嚴格控管的要求下,科管局附近一期徵收範圍內將近二十年年興建的廠房,已經紛紛完成整建,老舊廠房建物幾乎消失殆盡,僅剩管理局右側後方還保留一間廢棄廠房,準備規劃再生利用,現今園區內最老的建築物,就是科管局了,當年黑亮的外牆歷經歲月已出現斑駁,但科管局大門前的圓環美化,右前方及科管局後方都有藝術大師朱銘的太極系列雕塑作品,隨晨昏顯現光影變化,即使經過多年日曬雨淋,值得在此放慢腳步仔細欣賞。

   科管局後方的活動中心內有便利商店,二樓則有中式及西式餐廳。距離科管局不遠、位於工業東二路的科技生活館內的未來智慧屋最具特色(僅受理團體預約參觀),屋內以模擬西元二0二0年未來人類的衣、食、住、行、娛樂等生活需求,設計出電子書櫃、生化馬桶、網際網路冰箱、智慧型烤箱、3D立體電影等產品,展示想像中未來生活的諸多可能便利形態,另有琉璃藝品、書店、畫廊、咖啡館,可供遊客休憩,其中一家知名速食連鎖店還有飲料免費續杯。

   沿著園區一路、竹村七路就到了靜心湖畔,這是截取冷水坑溪的人工湖,完工後以票選定名為靜心湖。湖面約四公頃,湖濱區約十公頃,散佈著游泳池、高爾夫練習場、餐廳、公園和科技生活館等各項休閒設施。

   靜心湖湖濱區綠地廣闊,是園區內的主要休閒場地。環湖步道為極佳慢跑路線,沿岸垂柳輕拂水面,樟樹與相思樹林圍繞成蔭。北岸假日廣場地面鋪設黑白鵝卵石,朱銘另一件「太極」巨型雕刻矗立於此。廣場邊由知名建築師黃永洪設計的蘇州庭園景觀,以紅磚步徑、徊廊、拱橋荷池,營造中國蘇州庭園曲徑通幽的空間感,不同造型的菱形門、月形門及扇形窗等景觀變化豐富,鋼鐵取代木頭則展現現代感。

   緊鄰靜心湖蘇州庭園僅一牆之隔的古老廟宇,是被列為三級古蹟的金山寺。竹科整體規劃開發,將原地多處土地公廟剷平,另興建「集福宮」,被拆除土地公廟的土地公神像以聯合辦公方式安置在集福宮,只有歷經多次改建的金山寺獲原地保留。

   金山寺是新竹市光復路兩側地區最具規模的信仰中心,乾隆五十年(1785年)前後,經漢人設隘防開墾後始有祭祀,寺內供奉觀音佛祖由浙江普陀山分靈而來。咸豐八年(1852年)由墾首郭家獻地建廟,當時稱「香蓮庵」。同治三年(1864年)間再經改建,以有清泉迴繞改稱「靈泉寺」,當時文人墨客常至此品茗賦詩,「靈泉試茗」成為竹塹盛景之一。光緒十五年(1889年)墾戶金廣福重建改稱「長清禪寺」,後來以其位處金山面而改稱金山寺。日軍入台之初,此地曾作為義軍據點而被焚毀,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由邑人楊標集資重建,成為今日規模。坐落在後進的主體建物具有古樸風格,有別於一般廟宇,尤其正殿前檐廊,兩側隔龍虎天井銜接左右廂房,是一種單進式兼具左右廂房的格局,如今已不多見。正殿地面保留迄今的六角形紅地磚、造型古拙的石獅子以及清咸豐十年所遺留之出食台(俗稱石佛柱),也是二百多年歷史的金山寺特色。 

   金山寺不僅是居民傳統信仰中心,近年由於竹科連年遭遇水荒,連官員都曾到金山寺、集福宮燒香膜拜,祈求上天神明庇祐供水無虞。

   從金山寺轉到力行路,進入竹科第三期徵收範圍,這是民國七十八年左右開始辦理徵收後闢建,不少當時已經進駐的廠商在此擴廠,旺宏、聯電、華邦、台積電等知名大廠花費不貲興建的廠辦建物,風格獨特既彰顯企業內涵,但又能與週遭景觀融合。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句話用來形容竹科建築也不例外。竹科的多數建物出自台灣建築師,不少知名建築師事務所及年青的建築師團隊,在竹科設計的建物上使用各式材質配合光影變化,盡情展示豐富多元的創意,讓整個竹科變成一個「建築師的競技大展場」,除了吸引一般遊客參觀之外,不少建築專業團體也經常以竹科為例,深入探討整體開發、景觀管理、建築設計等。

   力行路、力行二路分隔島的行道樹選種台灣山櫻花,今年二月間台灣山櫻花提前盛開,景色十分美麗。旺宏三廠旁有一處由旺宏認養、面積約五公頃的公園綠地,以認養廠商而命名「旺園」又是一處休憩景點。

   「旺園」原是軍隊駐守營區的制高點,原本營區使用的水塔經再生利用,變成人工造景的水池,池邊搭建木頭棧道,池內種植多種野薑花等多種水生植物,還有彩色鯉魚優游水中。

  從三期轉到科管局前方的新安路直走,右邊一座嶄新建物是竹科同業工會的新辦公大樓。這裡已經進入第二期徵收範圍,這一區擁有三個國家級的重要科學研究單位,從新安路右轉展業一路,左側是竹科唯一的高層廠房,屋頂上一個白色大圓球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廣告招牌,宣告此處是台灣的衛星重要基地「太空計畫室」。再沿著新安路往交大南門方向直走,經過交大南大門左邊研發六路,穿過一個中國式紅磚造型的入口處,「國家高速電腦中心」及「同步輻射研究中心」。

   竹科建築景觀風格獨特,來自於周詳的景觀管理機制,以及近年企業主逐漸重視建物與週遭環境的關係,希望從建築物開始塑造企業形象,扮演「做一個好鄰居」的角色,既不突兀還要與周圍環境展現融和關係。科管局的景觀管理機制要求廠辦建物的設計圖,需經科管局審查核可後才能動工。竹科內不乏大面積體積龐大的建築物,但科管局與路面保持一定距離,建物後退不會產生視覺壓迫、擁擠之感;廠辦的出入口也需依照規定設置,以保持主要道路通行順暢。對於廠辦所需的垃圾處理等相關設施,科管局要求需有遮蔽處理,停車場也要設置綠帶,從建物外觀實施徹底的管理機制,確保竹科景觀不會出現「不順眼」的地方。

   工科管局對建築物顏色、使用材質等諸多細節,也有不放鬆的標準與要求。舉例來說,建物使用淺暖色系玻璃帷幕,考量反光可能影響路過車輛安全或增加週遭地區熱度,科管局會要求改變設計,使用其他材質減少行經建物附近的人車不適感,若是建物外觀顏色突兀,不論是公家還是企業,也會被要求改裝。多年前交通銀行建物黃色的外牆,因此改換為米白淺色。最早興建的一期徵收範圍內多加廠房建築物,近年也相繼更新,

   除了建築之外,園區內的綠化也頗具觀賞價值,竹科綠化使用台灣原生植物為主,搭配不同花期的喬木和灌木,創造多層次景觀,每年春季杜鵑、台灣山櫻花的花海景觀,對喜愛賞花的民眾獨具吸引力。二期徵收範圍則選種台灣欒樹及大花紫薇。每年五、六月間,大花紫薇開出成串紫紅色花朵,令人驚艷;九月台灣鑾樹開出黃色花瓣,再逐漸轉為紅棕色翅果,景觀隨著季節變化也讓竹科園區內的生活更豐富。

   更值得稱道的是,竹科早期種植的行道樹並未直接採用大樹,而是從樹徑約五、六公分的樹苗開始種植,這樣的小樹成長變成大樹後,樹根深入土壤,抓地力較強不容易因風災而傾倒,且竹科多年來擴建,以種植的路樹鮮少被移除,都是以移植方式處理。近年科管局拓寬區內主要道路新安路部分路段,沿線行道樹隨著路面往後退,綠木成蔭的景觀保留下來,除了景觀綠化效果外,還有遮蔭、減少車輛噪音的多重效果。

  竹科的成長也改變了緊鄰竹科附近的週遭環境,新社區逐漸增加,潛藏的無限商機吸引知名飯店旅館業者進駐,竹科附近也形成了各式餐飲業者林立的另類「群聚效應」。科園社區內舉凡台灣小吃、客家菜餚、珍珠奶茶飲料、日式拉麵及日式料理,還有越南、泰國料理、西式簡餐、牛排,以致各式料理的供應商,一應俱全,在科園路商店街繞上一圈,光看商店招牌,這裡已形成的「聯合國」飲食圈,也可以一目了然。

   竹科改頭換面呈現井然有序的景觀,緊鄰竹科的金山面部分地區仍保有早期傳統農業聚落景觀,位於竹科三期附近的風空地區是傳統客家聚落,提供高科技之旅另一處尋幽攬勝去處。

   「風空」因當地東北季風特別強烈而得名,當地仍有早期採自頭前溪石板搭建的小土地公廟,伯公廟雖小但石材簡樸具特色,居民稱為「石板伯公」。風空伯公廟後一株百年老樹樹枝由東北往西南伸展,充分展示強風的威力。風搖樹動,蟋蟋蟀蟀的聲音,恍若時間的音符串串飄落,對著路人訴說滄海桑田的故事。


作者簡介/陳華、梁秀賢
陳華: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所長
梁秀賢: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研究生


 

回目錄